A股市值1年“蒸发”25万亿 证金公司整体浮亏23%

www.yingfu001.com 2016-06-15 17:46 赢富财经网我要评论

  2015年6月12日,上证综指报收5166.35点,随后的一年里,两市陷入震荡行情。据新京报记者统计,截至2016年6月8日,三大股指跌幅均过40%,两市股票市值蒸发约25万亿元,相当于股民人均损失49万元。

  2015年6月12日沪指触顶5178.19点后,6月15日起开始了非理性下跌,短短十个交易日便如瀑布般狂泻千点。千股跌停、国家救市、打击做空、千股涨停、千股停牌、清理场外配资……等成为A股历史上的奇观。

  在众多手牌中,监管层祭出的第一张王牌就是“救市”。在股市巨震期间,市场一度极为恐慌,并引发流动性危机,为了防止A股继续下跌给金融系统稳定带来影响,政策层开始救市。

  证金公司正式成为国家队的“救市”主力。2015年7月3日,证监会集结21家券商出资1200亿,交由证金公司统一操作。此外证监会还发布公告,将证金公司资本金由240亿元提高到1000亿元。增资扩股后,证金公司还将多渠道筹集资金,用于扩大业务规模,维护资本市场稳定。

  此后,证金公司通过拆借、发行金融债券、抵押融资、借用再贷款等方式获得充足的流动性,维护股票市场稳定。

  不过,今年5月底招商证券最新研报指出,证金公司持仓现价整体浮亏23%,其中,建筑业、农林牧渔、科研三个行业整体浮亏程度最高(超过35%)。银行股中浦发、北京、南京、招行、兴业已实现浮盈,不过,其他银行股目前仍处在浮亏状态,中行、中信浮亏超过30%。

  与此同时,打击做空和清理场外配资也在同步推进。

  去年7月9日,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带队到证监会,会同证监会排查恶意卖空股票与股指的线索。7月12日,证监会开始对违法配资予以清理整顿。此后,证监会要求场外配资在“9·30”等特定期限内完成清理。线上配资平台纷纷关闭配资渠道,线下配资平台关停或换马甲。与此同时,备受指责的恒生电子HOMS系统、同花顺、上海铭创都遭到处罚。在打击做空清理场外配资期间,股市也渐渐转为稳定。

  如今,恒生电子HOMS系统仍未重启,线上互联网配资平台几乎绝迹。不过,记者调查发现,近期不少线下配资平台仍以全新的方式卷土重来。为逃避监管,这些网站首页均不再出现“配资”字眼,代之以“咨询”、“投顾”、“点买”等新名词。

  监管

  “去年是我在证监会多年最煎熬的一年”

  ●讲述人

  证监会原某处处长,已从证监会离职,应被采访人要求匿名

  去年6月以来,是我在证监会多年经历中最焦头烂额、最忐忑煎熬、最难做的一年。

  加班到凌晨成为常态

  这一年,我们工作很忙碌也很隐忍。去年6月份以来,A股市场出现了非理性下跌。这时候市场情绪激动,投资者纷纷把矛头指向证监会。甚至有不少股民针对肖钢主席在互联网上进行人身攻击;同时,上层也对证监会施加不少压力,证监会各部门都非常难做。

  市场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是否有人恶意做空?到底要不要救市?如何救市?新股IPO要不要暂停、深港通还通不通、注册制要不要实施……等诸多问题,都成为摆在监管层面前的难题。多部门通力合作、研讨、加班到凌晨等成为常态。

  2015 年7、8月份是证监会所有部门最紧张忙碌的时候。因为,一方面研究出救市方案,去协调券商、证金公司等多部门合作;同时,新股IPO暂停;稽查部门已经决定联手公安部等多部委打击“做空”,涉及的对象不止有外贸公司,还有很多投资大户、甚至券商公司。比如,后来牵扯出来的中信证券窝案。

  常被猜测“能捞到好处”,有苦难言

  随着“救市”、“打击做空”等推进,证监会的反腐大幕也拉开。

  自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落马之后,去年6月底,发行监管部处长李志玲也因为配偶违规买卖股票被证监会开除。此后,发行三处处长刘书帆、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副主席姚刚等纷纷被查处,导致证监会的多部门人心惶惶。

  据我观察,作为中低层干部,尤其是涉及上市部、发行监管部的干部,更是紧张,更容易被外界盯紧。这两个部门常被外界视为掌握拟上市公司IPO生杀大权,也有多位落马官员源自于此。所以,自去年开始至今,这两部门不少干部选择离职,也算是避嫌的一种方式。

  事实上,他们工作压力大,薪水低,还常常被猜测“能捞好处”,上述两部门的人员往往有苦难言。IPO节奏快了、慢了,市场有波动了,网络舆论总是纷纷指责。很多同事身心俱疲。

  证监会确实面临人才危机

  证监会已经成最难做的部委了。今年刘士余主席接任肖钢主席时,不少评论认为,证监会主席是“火山口”最不易。不能不作为,又怕有了作为犯错,所以,任何新政策的推出都需要慎重和考虑全面。

  比如,去年推进的熔断机制,在有争议的情况下推出实施,结果经过市场检验后,被证明不合适,只得暂停。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因此,在推出股票发行注册制的时候,证监会更加慎重。

  目前,证监会确实面临着人才危机。近期,证监会有不少上市部、发行部的多位处级、副局级干部离职。有的同事,离职历时近一年。还有的同事,离职之后选择出国度假放松一下。毕竟这一年来的经历实在是太过劳心劳力。

  至于离职同事的下一站,我不便多说,只能说去了曾经被监管的市场机构居多。因为,那里薪水比证监会高,自由度也比证监会高出不少。

  配资

  “第一时间停止股票配资仍被罚几千万”

  ●讲述人

  国内最早一批互联网配资平台之一创始人杨刚(化名)

  我和公司经历的股市异常波动这一年,概括起来就是:因杠杆牛市而生,也因去杠杆而仓皇落跑,转而求其次。

  一开始客户每天都找上门来

  2014年上半年,我预感熊了六七年的股市要转为牛市,曾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多年的我,决定创办互联网股票配资平台。大约一个月后,公司正式上线,成为国内最早的一批互联网配资平台。

  2014年下半年,随着A股快速步入牛市,配资的市场需求日益增多,很多互联网股票配资平台也顺势而生。那时的生意真是好做,客户每天都找上门来,我们最高给5倍杠杆,坐收资金利息赚钱。经过一年多的运营,截至2015年6月底,投资总额近50亿元。

  不过,随着2015年6月中下旬的股市暴跌,场外配资成为监管层铲除的对象之后,股市和公司的命运均出现转折。

  2015年6月12日,那是一个寻常的周五,股市最高触摸5178.19点。但是,随后有消息爆出“湖南长沙32岁男子4倍杠杆融资亏光170万本金跳楼坠亡”,监管层将矛头指向场外配资。这也成为监管层清理场外配资的导火索之一。6月12日、13日连续两日发声,禁止证券公司为场外配资活动提供便利。

  6月15日,股市开盘便出现大跌。要知道,此时的A股已经像一头筋疲力尽的疯牛,处于巅峰也处于转折点。它全身的力气几乎都是靠杠杆撬动的,此时,杠杆出现滑轮,就再也撬不动这个疯狂的市场了。

  被罚了几千万元

  6月26日,沪指暴跌7.4%报4192.87点。短短的9个交易日,距离5178.19点已经跌去近1000点。此后,沪指很快跌破4000点,更是加速了市场的恐慌性抛盘。

  这个疾风骤雨式的行情巨变中,我和公司最初也有恐慌,股市下跌得那么厉害,客户损失很大,我们坚持了自己的风控原则,把损失降到最低,但依然受到很大冲击。这些都是我这一年最难忘的经历。

  在暴跌之初,我们并没有判断出是“股灾”,以为股票那么高,肯定要跌,但没想到跌那么久。

  7月12日,场外配资清理整顿工作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启动。

  我们立刻响应监管层号召,第一时间宣布停止股票质押借款的中介服务业务,即股票配资业务,不再新增配资客户。但是,我们依然被证监会处罚了几千万元。

  牛市再来我也不会涉足配资了

  事实上,我认为监管层对于场外配资的政策过于“暴风骤雨”和严厉,反倒加速了股市的暴跌。因为场外配资客急于抛售套现,引发踩踏。一刀切地要求配资公司在确定的时间点退出市场,更是加速了市场的下跌。

  在证监会清理场外配资时,我们这样的互联网线上配资平台几乎全都宣布不再从事股票配资,转而从事其他抵押贷款业务。然而,对于线下配资平台来说,冲击并没有那么大。他们可以换个马甲继续从事股票配资业务,至今,仍有不少这样的线下配资公司。

  目前,我们公司已经转而从事其他业务。即便再来一次去年那样的牛市,我也不会再涉足配资业务了。

  救市

  2015年7月3日,证监会集结21家券商出资1200亿,交由证金公司统一操作。此外证监会还发布公告,将证金公司资本金由240亿元提高到1000亿元。增资扩股后,证金公司还将多渠道筹集资金,用于扩大业务规模,维护资本市场稳定。

  做空

  2015年7月9日,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带队到证监会,排查股市恶意卖空线索。7月12日调查发现个别贸易公司涉嫌操纵证券期货交易等犯罪的线索。历时三个月,11月1日公安部指挥上海公安机关成功侦破一起特大操纵期货市场案件。

    相关新闻
    • 征稿启事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址导航 | 创始人微博/博客
    • 赢富财经网:www.yingfu001.com 简易域名:简易域名 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Copyright©2008-2014 沪ICP备10023616号-1
    • 赢富财经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免责声明,风险自负。广告商的言论和行为与赢富财经网无关,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 特别提示:赢富财经网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 您有任何建议或意见,欢迎随时与我们联系!联系我们
    • 上海网警网络110工商备案360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