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千富榜女富豪6亿腾挪:造假合同独吞丈夫资产

www.yingfu001.com 2014-07-08 11:21 21世纪经济报道我要评论

  千富榜女富豪陆雪艳,这位被国内某媒体列入2013年“A股千富榜”的女富豪,在一场总价6.55亿元的跨国收购中,除了获得其自身占比份额外,还收取了本该属于另外9家民企?“打包”出售公司权益的3.24亿元,却拒不支付。

  犹如一部 “宫心”剧,高潮迭起。

  陆雪艳,这位被国内某媒体列入2013年“A股千富榜”的女富豪,在一场总价6.55亿元的跨国收购中,除了获得其自身占比份额外,还收取了本该属于另外9家民企“打包”出售公司权益的3.24亿元,却拒不支付。

  6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刊发的《神秘资金路径:服刑女富豪的6.55亿元收购疑案》一文,呈现了其账户内的资金汇集与流动情况。随着调查的深入,一条依附资金流动背后的隐秘家族腾挪关系被进一步厘清,纷繁复杂的公司,及其看似不相关的股东背后,都直指控制人陆雪艳。

  委托代理人陆雪艳

  事起于一场总价6.55亿元的跨国收购。

  全权负责这场收购的,是目前掌控这笔资金拒不支付的陆雪艳。她受9家企业全权委托代理收购事务。

  2007年底美国行业巨头艾欧史密斯公司【A.O.Smith Holding(Barbados)SRL,下称AO】为进军中国水处理设备市场,整体收购以佳尼特(上海)纯水设备有限公司(下称“佳尼特”)为核心的9家产业链上中国民企的全部资产、市场渠道。

  佳尼特由陆雪艳和张大成(又名张凯敏)夫妻投资。陆雪艳作为该公司股东、法定代表人及副董事长,受产业链上8家公司全权委托,与美方洽谈收购事宜。这9家民企的投资人多是亲属关系。

  根据并购协议,各方一致认为,家族企业整体转让确定的总价值中,55%权益归张陆夫妻及他们名下的公司所有,剩下45%转让权益归其它8家企业。

  这8家企业权益分配分别是:上海普佳康实业,占比25%;上海佳尼特水处理设备,占比9.3%;上海林堂鸟水处理设备、上海致成和水处理分别占比1.9%;上海大唐伟业科技、上海勇祥来科技、上海佳尼特净水设备销售有限公司各占1.8%;上海佳尼特膜科技有限公司占比1.5%。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调查发现,为此项收购,陆雪艳先后在香港设立了三家壳公司,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并购与出售之链。其中,设于维尔京群岛的天隆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天隆控股”),即是后来接收巨额收购款的公司,受陆雪艳全权控制。

  2009年11月至2010年10月收购事成,美方将收购款全额6.55亿元,分两次按陆雪艳的指定打到天隆控股公司账户上。一份于2009 年1月签署的“公司整体转让备忘录”约定,上述收购最后的转让总价不低6.3亿元(根据收购合同,最终成交6.55亿),根据最终收购款比例,除去陆本人份额,九家公司最终应得3.24亿多元。

  但他们至今并未获得这笔款项。2013年4月,陆雪艳因偷越国(边)境罪被上海市一中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现在上海女子监狱服刑。

  万里扬现金之疑

  2013年陆雪艳入围“千富榜”的财富,主要是按上市公司其对万里扬(002434.SZ)拥有的股份测算。记者粗略估测,其身价目前或超过9亿元。

  陆雪艳不再低调的身份,让其财富同时充满悬疑。按万里扬招股说明书,万里扬所有注册资金中的现金均来源于香港利邦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香港利邦”)。而另一股东万里扬集团,则是以土地出资。

  万里扬总部在浙江金华,也就是陆雪艳的娘家,法人代表是黄河清。陆雪艳一亲属透露,黄河清是王朝良的妹夫。而王是陆雪艳的妹夫。

  通过资本与人物关系,陆雪艳成了万里扬发展之路上不可或缺的一环。

  万里扬曾披露,香港利邦目前是其第二大股东。陆雪艳为香港利邦的实际控制人,拥有60%的股份,另一位股东吴妙贞持有40%股份。

  按时间推算,2010年6月万里扬上市,正好是陆雪艳已开始掌控前述巨额收购款半年多时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公开信息,未发现陆雪艳在此项投资上的已回收款项。

  万里扬2013年年报显示,截至2013年年末,香港利邦持有万里扬股票10735.5万股,占比32.85%。以2014年7月7日收盘价11.19元计算,香港利邦所持市值为12.01亿元。如此,陆雪艳个人持有万里扬公司股票的市值为7.2亿元。

  在万里扬和香港利邦这个环节上,一个以王朝良为纽带的亲族网络开始浮现。根据双方的一名亲戚透露,吴妙贞是王朝良的堂妹。

  9家公司一致认为,“这前后就是经过精心设置的”,他们甚至认为,整个事件的幕后“设局”者是陆雪艳的妹夫王朝良。对于这种说法,记者欲联系王朝良本人求证,但接电话者自称是王的秘书,称王很忙,并拒绝回应和转达记者的任何问题。此后,该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见证人“王朝良”

  一份记录时间在2012年4月的公安笔录显示,王朝良自述,其为某海军部队干休所领导。

  记者获得的多份司法机关调查材料显示,在陆雪艳暗赴香港至被抓期间,其控制下的香港天隆控股账户内的6.55亿元悉数被转移,其中单笔超过50万美金的转账26次,最多一次转移2700万美元。

  与此同时不知是巧合或故意,围绕王朝良的第三方亲属开始隐现。

  记者获得的一份6.55亿元进入天隆控股公司账户后的资金流向材料发现,这26次转让,有7次是转给同一香港账户,户名为“YUYUNXIN”,总额为4300多万美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获得的一份核心材料显示,天隆控股在2009年3月28日开户。2010年,共提出17笔;2011年,提出5笔;2012年提出4笔。共转出资金折合人民币约6亿多元。直至最后结余2148.82美元,均不见存入记录。

  与此对应的是,另一份签订于7月1日股权代持协议,由浙江万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万厦”)虞云新和陆雪艳签订。而虞云新的名字的汉字拼音全拼,与天隆控股汇入的境内账户“YUYUNXIN”雷同。

  按照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的报道,陆雪艳投资香溪房产的的1亿元股本,股份占比13.8%由万厦虞云新代持。陆雪艳作为香溪房产中的隐名股东。股份代持协议有虞云新和陆雪艳亲笔签名,见证人为“王朝良”。

  同样有前三人签字的还有另一份在2010年12月签订的“股权代持协议”。协议显示,浙江新光建材装饰城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新光建材”)虞云新和陆雪艳签订。陆投资的1亿元占比16%,这部分股份由新光建材虞云新代持。见证人签名同样是“王朝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获得陆雪艳和王朝良两份笔录,将签名对比发现,相似度几乎吻合。

  攀附在这两亿元的资本之链上,以王朝良为核心的人物关系网进一步清晰。两人的一名亲属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虞云新是王朝良的表哥,而王朝良是陆雪艳的妹夫。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多份司法材料发现,陆雪艳在此期间,与王朝良的接触十分紧密。

  陆雪艳在一份笔录中提到,她当时走私普通货物缓刑期间的帮教地就在某海军干休所,住所是王朝良(现役干休所领导)帮她借的,租金也是他来处理,“大多数借住在王朝良海军干休所家里,有时也住在那套租借的海军干休所房子。”

  陆雪艳姐妹的角色

  2010年4月,陆雪艳的丈夫张大成收到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法院传票,一个牵涉到房屋买卖合同纠纷的案件,定在2010年6月1日开庭审理。

  案件的核心是,上海佳尼特价值1.26亿元人民币的工业厂房及工业用地,以跳楼价2000万元人民币转移到其妹妹陆欢莺控制的宁波浦瑞特公司。

  此时,离6.55亿收购款打入陆雪艳全权控制的香港天隆控股账户不到半年。这在张大成这一方看来,实在太不可思议。“我不可能卖自己的房子,美方整体并购时,也曾提出要买这一房产,我都没有同意。因当时我90多岁的老母亲还住在里面。”张情绪激动。

  此外他发现,这份“收购合同”上的公章有问题,便向公安报案。

  事后公安调查发现,这实际上是陆雪艳等人利用诉讼途径,欲卖掉上海佳尼特工业厂房及土地,并以涉嫌合同诈骗立案。

  首先是交易双方的关系最终被查出。宁波浦瑞特公司成立于2006年,实际投资人曾是张大成。而从2009年底起,实际控制发生了变化。

  最新工商资料信息显示,这家声称收购上海佳尼特房产的宁波浦瑞特公司,注册资本150万,两名股东分别为陆巧俏和金玲玲。陆巧俏是公司法人代表,股份占比51%,金玲玲持股49%。记者通过其他途径获得的权威材料显示,陆巧俏和金玲玲是一对母女,他们只是两名股份代持者,陆巧俏常年在家务农,是陆雪艳的姐姐。

  两份记录日子显示为2010年5月21日的宁波浦瑞特公司股东决议,用15万元人民币将陆巧俏和金玲玲所代持的股权转让给了陆星福和陆春杨,法定代表人更改为陆欢莺的朋友陆星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一份笔录显示,陆欢莺当时在宁波市江东区某政府部门任职。但另有亲属告诉记者,陆欢莺实际上是宁波浦瑞特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据前述获得的笔录上所留的联系号码,记者多次联系陆欢莺欲求证此事,均因关机而未果。

  究其原因,根据陆欢莺的一份供述称,陆雪艳夫妻感情不和,家庭财产分割的问题上有些矛盾,就产生了将宁波浦瑞特公司法人变更的情况。当时,陆雪艳找妹妹陆欢莺办理,她就同意帮忙了。

  张大成尴尬四年

  现在,呈现在陆雪艳丈夫张大成面前的,是这样一个残局:妻子在监,财富被卷,9家亲朋好友投资的3.24亿元收购款追索面临绝地。

  为追索被控制的财产,张大成已向法院提出离婚之诉。一场牵涉巨额财富的离婚大战又将开幕。

  根据张大成说法,这些与他一起合作打拼多年的企业,都是自己的亲属或朋友投资的,在企业集群不断做大过程中,大家关系融洽。而陆雪艳意图独吞 6.55亿转让款,令其陷入异常尴尬的境地。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这批被“打包”出售的企业,基本是张大成这一方亲友投资的。

  “从情份上讲,我是带领企业集群发展的主要经营者,各公司都感激我,而妻子的独吞行为,令他们又不得不采取法律措施。”张大成说,各公司甚至在较长时间内,都误以为他和陆二人合谋。这也导致他与亲友的关系深受影响,包括大女儿张晓姮也曾责怪过父亲。

  如果说,张大成此时尚有夫妻情份存余,但此后陆雪艳卖房套现的做法令余温彻底散尽。

  “公章都是假的。”张大成说。假合同事件暴露后,陆雪艳找张大成,要求撤案,并答应撤案后就交出收购款。张大成于是顶住亲友的压力,予以撤案。但撤案后,陆雪艳即无法联系了。

    相关新闻
    • 征稿启事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址导航 | 创始人微博/博客
    • 赢富财经网:www.yingfu001.com 简易域名:简易域名 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Copyright©2008-2014 沪ICP备10023616号-1
    • 赢富财经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免责声明,风险自负。广告商的言论和行为与赢富财经网无关,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 特别提示:赢富财经网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 您有任何建议或意见,欢迎随时与我们联系!联系我们
    • 上海网警网络110工商备案360安全检测